本版主持:習風
   在經濟建設中,政府作用發揮越充分,公務員職位就越有“錢途”。“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”,中國共產黨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你讀懂了嗎?
   被稱為“天下第一考”的2014年公務員考試已結束,接下來進入面試錄取階段。不出意料,公務員考試“越來越高”、“越來越低”的趨勢並未改變。
   “越來越高”是指參考人數:2003年參考人數是8.7萬人,2014年參考人數達到新高99萬。“越來越低”是指錄取比例:2004年錄取比例還有15:1,2011年錄取比例僅為59:1,2014年也將維持在51:1。
   當公務員有什麼好?排除“清貧是共產黨人的本色”這個精神境界的追求,從市場配置資源的角度上講,或許更能說明問題。據經濟學家郎咸平調查,世界各國的公務員都沒有高薪,中國人常說的“高薪養廉”的新加坡,其實只是總統、總理、部長一級的薪酬高,普通公務員的平均月薪也只是社會平均水平的90%,相當於新加坡建築工人的工資水平。中國的公務員也一樣,一個2008年入職的北京公務員就透露,他首月工資不到2700元,工作滿5年月工資都未超過5000元。
   既然公務員職位不是鐵飯碗——按照公務員法的相關規定可以辭退,不是金飯碗——月工資也不過一個普通公司白領的收入,那大學生們為什麼還一門心思往裡鑽?這種看似矛盾的現象,絕不僅僅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埃德蒙·菲爾普斯所說是“一種嚴重的浪費”,它體現的是特權已成為中國人認定的現實。
   隱性福利:且不說公務員的收入為“凈收入”,包括住房醫療在內的隱性收入就“相當於你多乾幾十年”
   如前這位北京公務員所說,他工作滿5年,月工資都未過5000元,但他不知,這5000元是“凈收入”。啥叫“凈收入”?就是普通人收入扣除社保、醫保、公積金等,公務員收入不用扣,也可稱已扣過,或者財政已支付。
   凈收入不算什麼,人人關註的住房才是最大的福利。最近,一條名為《公務員買房內部價驚人》的帖子在網上躥紅,帖子作者曝出北京公務員部分集資房、團購房的內部價格,並和周邊商品房價格進行比較:市公務員集資房劉家窯橋西南每平方米4000元,而市場價每平方米3萬;鐵道部集資房西直門鐵科院每平方米2000元,市場價每平方米5萬元;公安部集資房廣渠門外每平方米4500元,市場價每平方米3.5萬元;外交部團購房雙井橋東南每平方米6000元,市場價每平方米3萬元;中石油團購房太陽宮地鐵站每平方米8800元,市場價是每平方米2.8萬元……就是“數字盲”應也算得出,僅一套房,公務員的隱性福利就有200萬左右。200萬,對月薪在5000元左右的白領來說,是他不吃不喝30年的工資總和。
   住房福利不只是北京的公務員有,全國皆然,而且面積只會大不會小。以吉林為例:它的科級(含一般職工)為80平方米,比北京高出10-20平方米;它的正廳副廳分別為150平方米和140平方米,比北京同級別高出30-35平方米。當然,這也只是一般規定,事實上,在許多省,副處以上的住房面積都在150平方米以上——超出標準的部分以內部價交錢,有些領導一路任職,一路占房,本身就是“房叔”“房嬸”。
   除了住房,出有車,病有醫,吃有請,種種福利,都讓非公職人員們望洋興嘆。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也不得不承認,公務員和種種福利不只是福利問題,而是典型的公權謀私,是嚴重的腐敗。
   灰色收入:介紹費、勞務費、講課費、稿費、題字費等名目繁多的收入,不過是非法交易的合法表達
   2013年9月末, 一項關於全國城鎮居民家庭情況的調查報告震驚全國:2011年,中國灰色收入為6.2萬億元,約占GDP的12%,而且集中在部分高收入居民,並有向某些中高收入階層蔓延的趨勢。
   但我們細加分析就會註意到,報告所說的灰色收入,其實是指來源不明的收入。按照中央黨校教授林喆的“白色收入”、“黑色收入”、“灰色收入”的分類,“黑色收入”其實不能算“灰色收入”,因此事實上的“灰色收入”比這個數字要小得多。
   “灰色收入”內涵很複雜。上世紀80年代,人們把工資、津貼之外的經濟收入如稿酬,兼職收入,專利轉讓費等,統統叫做“灰色收入”。如今,可叫出合法名稱的介紹費、勞務費、講課費、稿費、題字費等都是灰色收入,只是它包含了非法交易的合法表達。
   比如你是一個領導——當然不是一個文盲,不是文盲,你就會寫字,會寫字就可以稱為書法家,於是你的字就有人出高價買。比如你是一個領導,你的手還活動正常,那麼人家擺好相機後讓你按下快門,既然可按快門那就是攝影家,你的作品就可以賣出高價。還比如說,你是一個領導,當然同樣是專家,既然是專家,人家就可以跟你開出奇高的講課費。如此這般,你的灰色收入就源源不斷了。
   以書法為例,陝西省書法家協會就創下了主席、副主席、秘書長、副秘書長達六十多人的最高紀錄。為什麼官人們還想當專家,我不說你也明白。再以文聯主席為例,在官場這本來是個閑差,但當過四川省副省長的郭永祥仍不恥下位,原因是什麼,中紀委的調查結果會有透露。
   要說公務員們沒有公權尋租,我信;但要說公務員們沒有灰色收入,我不信。正因為灰色收入面廣、數小、頻率高,所以它既不醒目,也能積少成多。大家都知道公務員是清官,而我們許多大學生也一樣要參加公務員考試,灰色收入不能不說是個弔在驢子面前的胡蘿蔔。
   公權尋租:只要你不懼殺頭以外的風險,在掌控資源又面向市場的平臺上,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
   如果說灰色收入還是在權力的暗處做偷雞摸狗的事情,那麼,公權尋租就不一樣了,這裡面的利益,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想像空間。
   大官有大官的權力尋租:劉志軍在任8年期間建了7000多公里的高鐵,總支出3萬億,他的替身丁書苗從23個大型國企收取好處費30多個億;小官有小官的權力尋租:東莞厚街鎮黨委委員、武裝部部長、人大副主席林偉忠,據稱名下房產超過100套、價值20億元。
   大權獨攬的領導有權力尋租之道:甘肅華亭原縣委書記任增祿,把全縣除檢察院和法院外的幾乎所有重要崗位全部賣了,收入1430萬。小權分管的小領導也有尋租之道:中國人民大學招生處處長蔡榮生一案透露,人民大學點招名額一個賣到100萬。
   一邊是公共資源,一邊是可以衡量價格的市場,你讓一個大權在握的官場保持冷靜確有困難。正因為如此,連見證了柏林牆倒塌的德國導演沃爾克·施隆多夫也對中國感到好奇:“市場經濟和國家控制,這兩個極端的糅合,我百思不得其解。”
   在經濟建設中,政府作用發揮越充分,公務員職位就越有“錢途”。“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”,中國共產黨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你讀懂了嗎?
   當然,最讓貪官們放心的還是死刑的基本廢除。如果說成克傑、李真這類貪官因為死刑斷了他們“當個農民”的夢想,那麼,對於大多數貪官而言,這可是個觸手可極的目標。被判個十年八年的,弄個立功減刑,再加上保外就醫,如果手上還有一筆沒有被罰沒的錢,確實比農民自由多了。
   人生不可能沒有風險,當收益不可估量而風險微乎其微的官帽持在你面前的時候,你還能不挖空心思往裡鑽?也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說,別老拿大學生們說事,真正要說的是制度建設。
   ●結語
   當新一屆中央委員會“老虎”“蒼蠅”一起打的時候,當新一屆中央委員會決心“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”的時候,當新一屆中央委員會“以踏石留印、抓鐵有痕的勁頭抓作風”的時候,未來的公務員崗位或許不再是一個發財的崗位。僅僅從投資的意義上講,把自己的未來賭在特權福利、灰色收入和公權尋租上,都是極不靠譜的事情。
   習風新浪微博:@習風吹
   郵箱:782704869@qq.com  (原標題:公務員職位: 需要重新審視的“金飯碗”)
創作者介紹

設計公司

zu97zuvjf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