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,廣東基本完成對“裸官”任職崗位集中調整工作,其中調整市廳級幹部9名。數據顯示:毗鄰港澳的東莞對127名裸官崗位進行了相應調整,其中處級官員19人、市直單位“一把手”5人,鎮黨委書記、鎮長6人;著名僑鄉江門有128名官員被調整崗位,其中處級官員13人。廣東省委組織部有關負責人透露:“今後,對‘裸官’發現一起,處理一起。”(5月29日《人民日報》)
  中共中央2014年1月新修訂的《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》明確提出,“配偶已移居國(境)外;或者沒有配偶,子女均已移居國(境)外的”,不得列為考察對象。
  在此背景下,廣東省強力治理“裸官”,以雷厲風行之勢開展。不僅如此,在創新工作方法方式上,當地也是毫不含糊。從報道中可知,東莞市委組織部相關負責人透露,細化摸查時,該市一共發放了3萬多份調查表進行調查研究。正是因為做了大量深入細緻的工作,涉及這麼多人的調整工作進行得非常順利。”
  更為重要的是,廣東同時建立起是“裸”必報、隱瞞必核、凡提必限的相應機制,編實、編密、編牢制度籠子,建立起對“裸官”的剛性約束。儘管公眾暫時無從得知廣東這些被調整、處理“裸官”更多更詳盡的信息,廣東相關方面也並未表示要建立起相應的透明公開“裸官”信息的機制,但就當前強力治理“裸官”的實際表現而言,我們絕對應該“點贊”。
  廣東當前的做法,對其他地區和城市而言,仍起到了“走在前面”的開創性樣本效應。在同等狀況下,其他地區和城市,亦應有同等強度的強力治理才對。報道中一個細節尤為耐人尋味:東莞一位鎮黨委書記反覆做妻子工作,但妻子還是不願意回來,只能無奈由組織調整崗位。
  在交接會上他唱了一首《渴望》,“悠悠歲月,欲說當年好困惑”,表達自己複雜的心情,在場幹部也深受觸動。客觀而言,每一次對“歷史遺留”問題的解決,都會伴隨著類似令人感慨的狀況發生。
  《渴望》里另外幾句歌詞是,“漫漫人生路,上下求索,心中渴望,真誠的生活”——此輪治理後,制度完善絕對應該讓“裸官”們過上“真誠的生活”,而這更是普通公眾的殷殷期待。
 
創作者介紹

設計公司

zu97zuvjf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